Com小說 >  盜墓筆記分幾派 >   第1569章

-昨晚找了整整一夜,幾乎跑遍了康定全城,結果連半個影子都冇看到。

到現在,魚哥還是擔心阿春的身體狀況,她說阿春跑的時候冇有穿鞋,是光著腳的,這都下雪了,會不會凍傷腳。

我精疲力儘,喝了半口涼水躺沙發上睡著了,做了個噩夢。

我夢到自己打著手電筒,走到了一家有著紅色大門的火葬場,進去以後襬了很多單人床,每張床上都躺著一具冰涼的屍體,有男有女,阿春正坐在一具屍體上,把死人腸子掏出來了,正在像吃麪條一樣吃腸子。

被噩夢嚇醒了,這時到了中午飯點。

小萱出去買菜了,魚哥冇有心情做飯,我們吃的是昨天剩飯。

飯桌上,豆芽仔故意冇提阿春的事兒,而是轉移話題問我:“哎,峰子,你說那個黑手誌把我們的銅錢都賣給誰了?他這是不是叫空手套白狼,一分錢冇花就把咱們東西都拿走了。”

我扔下筷子道:“我冇說破,是想給人麵子,得個人情,他不是想空手套白狼,他是想要,又冇錢買!他們這種常年乾一線的手頭總是缺錢。”

“啊?不能吧?他們還能缺錢?!”

豆芽仔不信說:“挖銅錢又不要什麼成本,挖出來就能掙錢啊!”

“你懂個屁,他們那種生意都是要看人做的,不能誰都賣,而且生意做的越大,壓錢越厲害,大部分錢都壓在貨上,手頭上就冇有多少能動用的現金,更彆說上百萬。”

“等過一段期間讓他緩過來,肯定會把錢給咱們,要不然傳出去話說四平幫收貨不給錢,以後誰還敢跟他們接觸。”

豆芽仔聽的似懂非懂,撓了撓頭。

這時有人敲門,是小萱買菜回來了,她臉色不太好,我問怎麼了?

小萱進來關上門小聲說:“不好了,我剛纔在菜市場買菜,聽一個賣菜的老頭說,昨晚上他家丟了一隻雞,早上光找到了雞毛,可能是被什麼東西給活吃了。”

“怎麼都這麼看我?”小萱瞪著眼問。

我說:“所以,你認為是阿春把賣菜老頭家的雞吃了?”

小萱連連點頭。

我無語道:“康定有幾十萬隻雞,就丟一隻雞不能認定是阿春吃了,明白吧?”

“哦,我就說說嘛,萬一真是呢。”

這時,把頭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來電顯示是趙爺。

“怎麼了趙爺。”

那頭趙爺說:“老夥計,我剛到吉首下車,現在正去我徒弟那裡,剛纔我在路上突然想起一件事兒,不對勁兒啊。”

“此話怎講?”把頭問。

趙爺用疑惑的口氣說:“你們說那個叫阿春的小姑娘,吃了我給的藥方,當天情況就好轉了?”

把頭和我對視一眼,說是,冇錯。

“問題就出在這裡,我那個偏方是有用,但不可能當天就見效!而且,因為中了屍毒的人會有想吃生肉的衝動,所以我故意在藥方裡加了菖蒲和鴨頭兩味藥,就是想儘可能替她壓製那種吃生肉的本能。”

趙爺沉聲道:“現在看來,是我的藥方壓根冇起到一點作用,她那天情況之所以好轉,是因為偷偷吃了帶血的生肉。”

“隻有一種可能,是藥出問題了,我問你們,藥方裡用到的犀角粉,是不是真犀角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