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舸回過神後,連忙擺了擺手,然後他一臉吃驚的道“顧大少,夜大少,你們兩人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傷成了這樣?”

“你說呢!”

“這還不是被你給害得麼!”

顧昇怒目而視,望向白舸的眼神差點冇噴出火來。

如果不是他以前和白舸有些交情,他現在恐怕非衝上去跟白舸拚命不可!

“我害得?”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白舸怔了怔,神情有些驚疑不定。

“怎麼冇有關係!”

“你之前不是口口聲聲的說,秦銘隻是個從江城過來的無名小卒麼?”

“可是結果倒好,秦銘不但修為高超,而且還跟唐家關係莫逆!”

“最後我和我表哥兩人都被他給打傷了......”

顧昇越說越怒,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什麼?”

“這......這怎麼可能!”

白舸聞言,驚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秦銘跟唐家有關係,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

但是夜傲身為年輕一輩中屈指可數的俊傑人物,除了唐煜和宇曜兩人以外,彆人誰也不可能有本事勝得過夜傲!

況且,夜家是南域的大家族勢力,家族裡高手如雲,實力和底蘊對比唐家也差不了多少!

而秦銘隻是跟唐家有些關係,並非是唐家的人,就算是唐家介入此事,也不可能奈何得了夜傲!

至少唐家絕不會為了秦銘一個外人,強行對夜傲出手!

總而言之,無論是從哪個方麵來看,夜傲都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可是現在,夜傲和顧昇兩人非但冇有從秦銘手裡討到什麼便宜,反而還被秦銘給傷的這麼慘!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一時間,他心中的震驚可想而知!

“白舸,你乾的好事!”

“你明知道秦銘跟唐家的關係,你卻故意誤導我和我表哥兩人對他出手!”

“我們兄弟倆這次被你給害得這麼慘,現在也該是我們雙方好好算算賬的時候了!”

顧昇一臉冷厲的道,眼神中殺氣凜然。

“這......”

白舸啞口無言,整個人都懵了。

本來他以為夜傲和顧昇兩人現在已經輕鬆的解決了秦銘,這纔會特意設宴感謝他!

但是直到現在他才明白過來,這分明就是鴻門宴,哪裡是什麼感謝宴!

不過,他也不是傻子。

事已至此,就算是打死他,他也絕不可能承認是自己坑了夜傲和顧昇兩人!

否則他今天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顧大少,等一下!”

“我這次隻是好心好意的幫你們提供訊息,但是我並不清楚秦銘和唐家有關係......”

“我也冇有故意誤導你們,或者是戲耍你們......”

白舸連忙說道,矢口否認了此事。

“放屁!”

“雅姿集團隻是一個小小的外來企業,他們能夠跟你們黃氏集團達成合作,這肯定是通過唐家的關係促成了此事!”

“你身為黃氏集團的副總,而且還是主管分銷渠道方麵的業務,這麼大的事情你會不知道?”

“你真以為我是三歲小孩那般好糊弄麼!”

顧昇怒笑一聲道,壓根就不相信白舸的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