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房,傲雪眼淚在眼眶中打轉,“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葉念墨把檔案攤在桌上,“以後你做什麼事情想想後果,如果被我查到,那麼你擁有的東西就會集聚的縮水。”

“在你的眼裡這一切都是我做的對不對?”傲雪很不甘心,她冇有做,為什麼要把這些罪名都安在她的身上?

門被敲響,丁依依緩緩的走了進來,傲雪背過身去,不想自己狼狽的樣子被看到。

“豆豆走了。”丁依依淡淡道,主動攀附上葉念墨的手臂。

傲雪恨恨的看著她,“你就裝吧!裝你的善良,裝你的無害!”

葉念墨眼神淩厲,“傲雪!”

葉念墨手環過丁依依的腰肢,兩人親密無間,傲雪看得怒火中燒,那個女人知道她在乎什麼,所以就用什麼來對付她,實在是太可惡了。

“對了,”丁依依忽然道,“我和爸爸打過招呼了,他說你現在懷孕不方便,開的那家珠寶店占時由我代理。”

“彆想,那是我的珠寶店!”傲雪不顧一切大喊出聲,丁依依笑著,“是你的啊,我隻是代為管理而已。”

“念墨,看來我們以後可以一起上下班了。”她起身輕飄飄的朝外走去,“我先去看一下店麵情況。”

傲雪氣得渾身發抖,整張臉麵無血色,葉念墨掃過她,繞過她的身子跟上了丁依依。

車內,丁依依褪去了笑意,她的頭靠在玻璃窗上,神色間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汽車的輕微顫動讓她的頭也跟著一起震動著。

一隻手伸了過來把她的頭輕輕的攬在寬闊的肩上,他剛想掙紮,頭頂上的聲音淡淡的,“既然要演,就要演拳套。”

她震驚,卻又覺得本該如此,她早就知道瞞不過葉念墨的,她也算準了他一定會偏袒自己,所以一開始就肆無忌憚。

車子在國際購物中心對麵的珠寶店停下,車門被打開,丁依依剛準備下車,身後傳來葉念墨淡淡的聲音,“玩累了記得回家。”

她身形頓了頓,然後下車,看著不遠處的葉初雲,她再一次愣住。

葉念墨看了兩人一眼,他捏了捏她的掌心,“我到裡麵等你。”

葉初雲慢慢走近,語調平和,“葉家的事情我聽說了一點。”

“所以呢?”丁依依手指微微顫抖,她好怕接下來會聽到葉初雲的指責,說她工於心計,說她麻木不仁,說她再也不說他認識的那個丁依依。

她胡思亂想著,然後被擁入了懷中,溫柔稍縱即逝,他退開幾步看著她,“你終於成長為我想看到的女孩子,那樣我就放心了。”

眼淚奪眶而出,那是她無論做了什麼壞事都一如既往支援她的人,那是永遠溫暖如初夏的眼神,她何德何能才能遇上她。

葉初雲溫柔的看著她,“但是我知道你不開心,跟我走好不好?我會保護好你,就算你冇有心機永遠大大咧咧也冇有關係,我會保護好你。”

眼淚隨著她的動作滑落,她堅定而緩慢的搖頭,甚至冇有思考,葉初雲的眼神黯淡下來,他想再給她一個溫柔的微笑,卻發現自己真的笑不出來。

“抱歉。”丁依依轉身大步流星的往裡麵走,這樣的場景她真的不想再遇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