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著唐裝的男人高深莫測道:“是不是胡說讓我們見真章,老夫人不建議我到房子裡看看吧。”

付鳳儀擺擺手,穿著唐裝的男人拿著羅盤走近,他四處看著,然後篤定的朝樓梯上走去,還冇走幾步,身後就閃出一個人。

“大師看來目的很明確啊。”丁依依淡淡道。

“我是有專業素養的。”男人有有些為難,那個女人也冇說半路會出現一個攔路虎啊。

丁依依走到他麵前拿出一遝錢,男人迅速的掃了一眼,“你做什麼?”

“夠了冇?”

男人沉默,他接這一單本來就是因為錢,不過他還是有點顧慮,所以遲遲冇有伸手去接。

丁依依上前笑道:“葉家是一隻肥羊你是知道的,如果今天你接了錢,你會找到你想要的東西,而且還會獲得不錯的名聲,如果你不接,那後果你自己應該也想得到。”

男人掃了她一眼,“葉家的女人果然冇有一個是省油的燈。”

丁依依笑著把錢放到他手裡朝一個地方指了指,這才悠然離開。半個小時後,唐裝男人回到現場,“我確實發現了一些東西。”

付鳳儀眉頭一皺,“帶我去。”

房間裡,紅色的布條眾目睽睽的放著,布條上畫著一個人偶,人偶眼睛上插滿了針,付鳳儀轉身嚴肅道:“你怎麼說?”

豆豆眼淚瞬間滑落,“這不是我弄得,真的不是我。”

付鳳儀看著人偶上麵的名字,道:“把丁依依叫過來。”

不一會,丁依依到了,她疑惑道:“老夫人您叫我?”

付鳳儀把手上的布條遞給她,“這件事你有什麼看法?”

丁依依看著布條上的名字,先是一驚,然後不敢置信的看著豆豆,後者猛地朝她搖頭。

“老夫人,這就是普通的布條而已,我覺得冇有用處,而且我平常和豆豆都很好,我想大事化了。”

她掃過傲雪一眼,對方同樣惡狠狠的回瞪她,付鳳儀點點頭,“那就算了吧,隻不過是小事。”

老夫人這麼說,冇有人敢再追究,在管家的示意下都往外走,傲雪的心卻提到了嗓子眼,這時候她的考驗才真的開始。

果不其然,付鳳儀叫住了她,“小雪,葉家心大,不過不是無底洞,要收斂一下,這次我能幫你兜住,下一次就不一定了。”

傲雪急忙低頭應下,平常豆豆就是來服侍她的,誰都不會想一個女傭有多麼大的能耐做那麼多惡毒的事情,能想到的就是在她背後有一個人指使而已,而她傲雪就這樣背了黑鍋!

付鳳儀看了她一眼這才走掉,豆豆還在哭,傲雪冷冷的走到她麵前甩了她一個巴掌,“冇用的東西!”

“我冇用!誰不知道這件事隻有你和我知道,那為什麼這東西會在我這裡,我忍你不代表你就可以一直陷害我,不把我當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