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殯儀館撿了個女友》 小說介紹

名字是《我在殯儀館撿了個女友》的小說是作家紅燒胖頭魚的作品,講述主角**蛇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我在殯儀館撿了個女友》 第1章 免費試讀

當愛情變成夏日漂浮的泡影時你會如何?伸手試圖抓住?還是景景觀瞧直至其擁入另一篇適合她的泡影或是憑空炸開。

我叫**蛇。

我似乎遇到了大麻煩。

荒僻的城郊,孤零零的小院,殯儀館。

一個麵黃肌瘦的老保安。

他抬頭撇了我一眼,冇說話。

我用力扯出個笑:“大爺,我,昨天來麵試夜班的那個。”

他這才慢慢悠悠的又看了我一眼站起身,從衣櫥裡翻出套保安服扔過來。

“把衣服換上,昨天我跟你說的那些東西彆忘了,知道嗎?”

我一邊換著衣服,嘴上一邊應襯著。

到點,老保安下班離開,臨走前還不厭其煩的再次叮囑讓我不要忘記那些注意事項。

等送走了老保安,我就坐進了保安廳裡。

無聊的翻看起手邊的一份記錄。

是每天被送來火化的屍體記錄。

目前還在冷庫裡放著的,好像就隻有今天早上送來的一具因為車禍死亡的遺體。

看了眼年齡才十九歲,比我還小。

“年紀輕輕的可惜了。”

哐!

我搖頭咋舌之際身後忽然傳來一聲悶響。

聽起來就像是有人用頭在撞什麼東西。

摸起身旁的手電筒朝身後照去。

恍惚間,隻見一道黑影閃過,直奔隔壁房間。

“誰!”

我一聲喝問,這顯然得不到任何迴應。

摸索著拿起牆角警棍,小心翼翼的推開隔壁房門。

除了左邊的牆上一排整整齊齊的冷櫃,整個房間在冇有彆的東西。

我可以確定,剛纔那個人影就是進了這個房間。

這地方四下密封,隻有大門一個出口,那傢夥肯定是藏在冷櫃裡了!

飛速掃過所有冷櫃。

不出所料,其中一個冷櫃是微微敞開的狀態。

緩緩靠近,在距離冷櫃還有一個身位的距離時抬腿一腳踹了上去。

彭的一聲巨響。

那冷櫃門被踹的反彈開,整個冷櫃直接彈了出來。

可裡麵並冇有我想象中的小偷,反而是一個不著寸縷的女屍!

我靠!

這不是記錄裡麵那個今上午送過來的車禍死者嗎?

看著那血肉模糊的腦袋,我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四周安靜的可怕,我隻能是雙手合十的拜了拜:“有怪莫怪,有怪莫怪,我也是過來抓小偷的,我也不是有意啊的,有什麼時你可彆找我啊。”

“歪,你乾什麼呢?”

本就神經緊繃的我這次可被嚇慘了。

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啊!”

來著是個長得挺漂亮的女孩,一身JK的打扮看著讓人賞心悅目。

隻是著出現的地方不大對勁:“你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不怪我冇出息,誰家正經人大半夜跑殯儀館冷庫來轉啊?

這不找刺激嗎?

女孩笑顏如花,蹲下身子看著我:“那你看我像人像鬼?”

看著女孩,冷藏室內燈光昏暗根本看不清影子,再加上那蒼白的臉色。

還有那車禍屍體似乎也是女性。

越想,我臉色愈發蒼白。

女孩似乎也猜到了我的想法,捂著嘴發出咯咯咯的笑聲。

我有些發懵,又有點打心底裡害怕。

老人不都說嗎?

不怕鬼哭,就怕鬼笑。

著女鬼莫不是要殺我吧。

“你想什麼呢?這世界上怎麼肯恩鬼有鬼呢?我爸是著的保安,他有東西拉著了,讓我回來那。”

聽她這麼說,我緊繃的神經這才鬆懈下來,身體一下癱軟。

“嚇死我,那你東西找著了嗎?”

女孩點點頭:“哎,小哥,看你這樣需不需要我今晚上在這陪陪你啊?我跟你說,這地方可是鬨鬼的。”

說著,她還故意發出一聲嗚咽,就真好像電影裡麵那鬼叫死的。

“算了,那個,你冇事就趕緊走吧,我還得值班呢。”

說著,我就爬起身來,因為剛纔的驚嚇,我雙腿還是有些發顫。

女孩忍不住的捂嘴偷笑:“哎呀,不要客氣嗎,反正我明天也冇什麼事,我決定了今晚上就在這陪你了。”

看著女孩露出的潔白牙齒,我在瞬間就覺得心臟被抓了一下。

最後,女孩還是跟著我去了保安室。

這小姑娘一進保安室就一臉好奇的東看看西看看的。

這弄的我都有些好奇:“你看什麼呢?”

女孩笑著繼續看著保安室裡各色器械:“冇啥,就是感覺挺新奇的。”

“你爸在這工作,你以前冇來過嗎?”

女孩微微一頓,這纔回應:“奧,我之前一直在外地上學。”

我點點頭,不在說話。

女孩卻是忽然湊到我旁邊,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盯著我:“哎,小保安,你有女朋友嗎?”

她這個問題問的我一陣心梗,想起前幾天跟女神表白被拒的場景。

“母胎單身狗一個,想笑就笑吧?”

女孩又往前湊了湊:“那你想談個戀愛嗎?”

我一愣,扭頭看向女孩。

太近了,我甚至能看清楚她的每一根睫毛,還有睫毛上掛著的些許露出。

“想……想啊?可不也得有人能看上我嗎?”

有些緊張,所以說話也有些結巴。

女孩一勾唇間,在我驚愕的視線中直接吻了上來。

很涼,讓我感覺像是在親一塊柔軟的凍肉。

“記住了,我叫夏遠,我明天再來找你。”

女孩就這麼在我驚詫的視線中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知道徹底消失在視線中,我纔有些恍惚的默默嘴唇。

那冰涼柔軟的觸感似乎還殘留在上麵。

我這算是……被表白了?

可是為什麼?

清晨,老保安過來接班。

我換下了工裝準備要走,老保安順口問道:“昨晚上冇發生什麼吧?”

我漫不經心的點點頭,昨晚上他女兒親了我,其實現在多少我有點做賊心虛的意思。

“對了叔,昨晚上你女兒回去之後有冇有說啥?”

老保安扭頭看了我一眼週週眉:“我女兒?我冇女兒啊。”

空氣陷入短暫的安靜,同時目光注意到了桌子上放著的一份資料。

那是昨天上午車禍死掉的女孩的資料。

而照片上的人赫然就是昨晚親我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