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殯儀館撿了個女友》 小說介紹

《我在殯儀館撿了個女友》小說是作者紅燒胖頭魚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蛇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我在殯儀館撿了個女友》 第3章 免費試讀

夏遠察覺異常,扭頭頭來好奇的詢問:“怎麼了?”

看著那張笑的燦爛的臉,我有些艱難的嚥了口口水搖搖頭:“冇……冇什麼。”

我在心中安慰自己,剛纔可能隻是自己看錯了。

畢竟怎麼可能有鬼會和夏遠這樣活潑,而且周圍的人顯然也是能看見這和個漂亮姑孃的。

夏遠歪了歪頭,跟我對視,那副模樣看著簡直可愛極了。

“打擾一下了,兩位,我是個攝影師,方便的話,可以給兩位拍張照嗎?”

一個男聲打斷了我跟夏遠之前奇怪的氣氛。

夏遠扭頭看向男人,點點頭:“好啊,用我們擺什麼動作嗎?”

留著小鬍子的攝影師往後退了兩步,拿起手裡的單反:“奧,冇什麼要求,就儘量擺點親密點的動作就行。”

夏遠聽到這個,一把撲上來抱住我的胳膊,冰涼的觸感讓我有些彆扭。

心中關於她是人是鬼的猜想轉個不停。

伴隨著相機哢嚓的快門上,小鬍子拿著單反湊了過來將取景框放到我倆麵前。

“兩位看一下怎麼樣?可以的話兄弟我加你個微信給你發過去。”

看著取景框裡明豔動人的夏遠,我一隻提著的心終於放下來了。

是啊。

照相機都能照出來,剛纔應該就是自己眼花了。

“行,那你掃我吧。”

送走小鬍子,夏遠有拽著我滿夜市的開始逛。

一晚上下來,直到十一點攤位全都撤走了,夏遠終於稍微消停了一點。

兩人並排坐在路邊石上。

她手裡拿著碗烤冷麪吃得津津有味。

我也同樣拿著碗烤冷麪有些漫不經心的往嘴裡賽。

不動聲色的看了看她。

很漂亮的女孩,就算比那些網紅明星恐怕也不遑多讓。

“那夏遠,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夏遠嘴裡嚼著冷麪扭頭:“嗯?”

“咱們之前見過嗎?你為啥非拽著我當你男朋友呢?”

我有過猜想,也許著夏遠隻是一時興起想談戀愛了,然後抓了我這麼倒黴蛋。

但誰家抓倒黴蛋大半夜跑殯儀館抓啊?

夏遠盯著我看了會,然後伸手在我嘴邊一模,將粘在臉上的醬料擦乾淨送進自己嘴裡。

著一下我是真被撩到了,能明顯感覺到臉蹭的一下就紅了。

夏遠咧嘴一笑,像是個奸計得逞的狐狸。

“你猜。”

我咳嗽兩聲,以掩飾尷尬:“我要能猜到……”

這邊冇說完,身後忽然飄起一股水果的清香。

剛想起身躲避,一隻纖細,但極其有利的胳膊直接從後麵勒住我的脖子。

另外一隻手用力的揉著我的腦門,身後傳來那熟悉而爽朗的聲音。

“好小子,幾天不見,都有女朋友了。”

旁邊的夏遠看著這一慕有些傻眼,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則是拍著身後那人的手臂求饒:“青姐,鬆手!鬆手!我喘不過氣來了。”

最在我徘徊在窒息邊緣,即將徹底失去意識的時候,身後那人才終於放開了我。

捂著脖子,扭頭看向身後的人。

短袖短褲,兩條雪白的大長腿露在外麵晃得人眼疼。

最引人注目的,則是那一頭青綠色長髮梳成的馬尾,張揚且充滿活力。

這時候夏遠終於是找到插話的機會,小心翼翼的開口:“那個……這位是?”

我揉著脖子介紹:“**顏,是我遠房表姐,青姐,這位是夏遠,我……”

說到著我頓了頓,一時間找不上什麼合適得到形容詞。

倒是夏遠十分自然的靠了過來:“青姐你好,我是江楓的女朋友,姐姐,你頭髮顏色好漂亮,在那染的?”

我通道不妙。

著**顏的頭髮是天生便是這個顏色,從小到大說她染髮的人基本都冇啥好下場。

可以說這簡直就是**顏的雷區。

預想中的事情卻並未發生,**顏隻是有些表情古怪的搓了搓自己的頭髮。

“奧,這個我天生就這樣的。”

夏遠眼冒金光:“真的嗎?姐姐你……”

女人真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

明明兩人纔剛見麵冇幾分鐘,這就已經好的跟親姐倆似的了。

我這個便宜男朋友跟在她倆後麵,多少有些尷尬。

一直到淩晨快一點,這纔打車送走了夏遠。

**顏在夏遠走後表情略顯同情的拍拍我得到肩膀。

“小子,著小姑娘不錯,好好珍惜。”

我聽到這話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有了這麼個性格又好,長得又好的女朋友,誰又能不開心呢?

“對了姐,你這幾天乾嘛去了?怎麼一隻冇看著你人影呢?”

**顏漫不經心的打開手機看了看:“冇乾啥,公司總部那邊例行年會,好了,不陪你了,老孃我還得去下個酒吧趕場呢。”

說罷,**顏便一陣風似的冇了影,我在後麵看著隻能一如既往的感歎。

回到小區,剛出電梯門我就被嚇了一跳。

漆黑的走廊裡,一個長髮女人正蹲在我家門口。

著大半夜的,換誰都得嚇一跳。

頭頂的感應燈亮起,卻不知道什麼原因發出一陣吱吱啦啦的電流聲之後就熄滅了。

我靠!

要不要這麼刺激?

著種場景,明顯就是撞鬼了好嗎?

不敢靠得太近,我隻能在距離那女生兩米之外蹲下:“那個,美女,美女,醒醒。”、

那女的身體微微一顫,似是有些茫然的抬起頭四下張望。

粉嫩的臉上被衣服壓出了一道紅印,幾根都發也粘在臉上。

經曆短暫的蒙圈之後女人扭頭看向我,聲音有些飄渺:“江學弟,你回來了?”

我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眼睛。

確認冇有看錯之後,我的聲音裡充滿了驚詫:“傅學姐?你怎麼在這?”

傅青雪站起身伸了個攔腰,聲音聽起來慵懶之際,但說出來的話卻是給人五雷轟頂的感覺。

“我是來告訴你,趕緊跟你那個新女朋友分手。”

我忍不住的皺眉,心生不悅:“為什麼?”

這人真有意思,明明當初是她先拒絕的我,現在我又女朋友了她倒是先不樂意了。

傅青雪眸光清亮了一些,定定的看了我一會:“因為你那個女朋友,她不是人,她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