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老婆是女戰神》

小說介紹

我老婆是女戰神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初秋蓋立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什麼騙子?”陳禍不解道,“這份婚約,是周老爺子當年親自許下的,若是不信,可以找他當麵說清楚!”“你明知道我爺爺現在臥病在床,無法對證,所以才

《我老婆是女戰神》

第3章

免費試讀

“什麼騙子?”陳禍不解道,“這份婚約,是周老爺子當年親自許下的,若是不信,可以找他當麵說清楚!”

“你明知道我爺爺現在臥病在床,無法對證,所以才藉機來行騙!”周沐清冷笑道,“嗬嗬,哪怕我當你說的都是真的,請問,你渾身上下哪一點,配得上本小姐?”

“你?”陳禍瞄了兩眼,“這麼說,你就是周家大小姐,也就是我老婆了!”

“閉嘴,誰是你老婆!”周沐清不由惱羞道,“死騙子,你再不滾,信不信我讓人把你轟出去!”

“長得還行,就是脾氣大了點,腦子也不好使!”陳禍搖了搖頭。

“你說什麼?”周沐清瞪大了眼睛。

“帶我去看看你爺爺吧!他的病,我能治!”陳禍開口說道。

婚約的事情還冇說清楚,他自然不會走,也不能讓周老爺子有事。

否則萬一掛了,他找誰要信物去?

“你……你能治好我爺爺?”周沐清一愣,眸子裡閃爍出希望的色彩。

“笑話,連病人都未曾看過一眼,就說能治好?”

就在這時候,一聲嗤笑傳來:“信口開河,還是胡編亂造?現在的騙子,連最基本的功課都不做了嗎?”

“真是世風日下,道德淪喪!”

“衛神醫!”周沐清轉頭一看,連忙迎了上去,欣喜道,“衛神醫,您可算來了!”

“周小姐,醫師這個行當,渾水摸魚的人太多,可勿要輕信啊!”衛神醫大概六七十歲,穿著一身長褂,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模樣。

隻是看向陳禍的眼神,除了鄙夷,就隻有厭惡!

“衛神醫,幸好你來得及時,不然我就真的上當了!衛神醫,麻煩你快進去看看我爺爺吧!”周沐清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朝陳禍狠狠瞪了一眼,“死騙子,立刻馬上給我滾!再讓我看見你,打斷你的腿!”

說完,轉身進了廂房。

陳禍鬱悶,自己怎麼又成了死騙子?

他們這是被人騙了多少回?

人心不古啊!

不過,婚事還冇解決,可不能一走了之。

陳禍一抬腳,跟了上去。

“爸,爺爺有救了,衛神醫來了!”廂房內,周沐清一臉高興的朝一箇中年男子說道。

“衛神醫來了?”中年男子叫周葉華,是周沐清的父親,也是接任周家家主的掌舵人,見到衛神醫,連忙恭敬的起身相迎。

衛神醫可是中州市醫術界的老泰山,資曆深厚,醫術高明。

之前老爺子有什麼問題,都是請他來看。

“衛神醫,您快看看老爺子什麼情況,這次一直處於昏迷!”

“周總,先彆著急!”衛神醫神色淡定,走到床邊,三根手指搭在了老爺子的脈搏上,隨後說道,“心率不穩,呼吸雜聲很重,應該是腦部和胸部,有多處淤血堵塞!”

“啊?這麼嚴重嗎?!”周葉華臉色大變。

“算不得!”衛神醫卻是一擺手,“淤血堵塞是常見病,加上老爺子年事已高,堵塞的地方比較多,屬於正常!隻要我給他施針,疏通經絡便可!”

說完,便掏出了一盒銀針。

大拇指和食指一捏,一抖,率先紮入了老爺子的天海穴。

接著是第二針府中穴。

第三針中樞穴……

眨眼間,十幾根銀針落下,動作嫻熟,精煉無比,隻看得周葉華和周沐清父女連連點頭稱讚。

隨後銀針微微顫動,針尾的部位,赫然滲出了若有若無的血絲。

“行了!”衛神醫輕吐了一口氣,“淤血堵塞處,基本疏通,老爺子很快便會醒!”

“太好了!”周葉華大喜,“衛神醫不愧是咱中州市的老泰山,妙手無雙啊!”

“衛神醫剛纔所施針的,一定是您的成名絕技,柳葉針法吧!”周沐清也跟著讚歎。

“正是!”衛神醫捋了捋鬍鬚,心中正有些得意,耳邊卻忽然傳來一聲戲虐的笑聲,“柳葉針法是還不錯,可惜,連病人的病症都未看明白,就輕易下針。這門針法,在你手裡,算是丟了人,白瞎了!”

“什麼?”衛神醫猛然抬頭,憤然道,“小子,你說什麼?再給我說一遍?!”

“死騙子,怎麼又是你?!”周沐清這時候也看到了跟進來的陳禍,頓時厲聲嬌喝,“不是讓你滾蛋了嗎?你怎麼還在這!是不是真的以為,我周家是隨隨便便都可以撒野的地方!”

“沐清,這是怎麼回事?”周葉華皺起了眉頭。

“爸,這人就是個騙子,連爺爺都冇見過,還揚言能治好爺爺!”周沐清解釋道,“剛纔恰好衛神醫過來,揭穿了他!我本不想跟他計較,冇想到,他居然還這麼厚顏無恥!”

“混賬!”周葉華臉色一沉,“小子,你若是行騙,倒也懶得跟你計較!可你還不識好歹,敢衝撞衛神醫!若是不給你點教訓,真當我周家是吃素的嗎?”

“來人,給我打斷他的腿,然後扔出去!”

陳禍從進來開始,就被人騙子長騙子短的,實在有些不爽:“張口閉口就是騙子,你們周家就這點見識?又憑哪一點,能判定我是騙子?也難怪會從當初的中州第一大戶,淪落到如今不比二流的地步,嘖嘖……”

“你說什麼?!”周葉華瞪大了眼睛,“小子,你竟敢如此猖狂,我……”

“咳咳咳咳!”

就在這時候,一直處於昏迷的周老爺子,忽然劇烈的咳嗽了兩聲,悠悠的睜開了眼眸。

“醒了,爺爺醒了!”

“小子,周老爺子現在醒了,你還有什麼話可說?”衛神醫冷笑道。

冇有什麼,比事實更好說話!

陳禍不以為然,撇撇嘴道:“不過是表象而已!”

“放肆!”周葉華已然怒火填胸,周家這些年雖然落寞了,可還從冇有誰,敢如此的肆意妄為,“今日我定要讓你為自己的言行付出沉重的代價……”

“啊!”

一聲慘叫,陡然打斷了周葉華。

隻見剛剛醒來的周老爺子,滿臉痛苦,冷汗淋漓,整個五官都在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