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臉頰紅撲撲的,每次看向皇帝的時候,小心臟都撲通撲通的跳。

皇帝偶爾側過臉來看一眼,蘇貴妃都嬌羞的低下頭去。

他那一身威嚴頓時就泄了氣,“你瞧你,怎麼還跟個小姑娘似的?”

話雖如此,可總掩不住那一股子寵溺。

“都怪陛下太迷人,認真的樣子直撞臣妾的心。”蘇貴妃的聲音比平時還甜上了幾個度。

“你啊,就是甜。”帝王跟她說話的時候,忍不住連語氣裡都帶著甜蜜的嗔怪。

整個虞國的人都知道陛下和貴妃恩愛似蜜,可這到底是二皇子的接風宴,這恩愛的實在過了頭。

顧驚鴻端坐在太子之位,習以為常。

坐在他旁邊的二皇子顧驚世卻是眉頭微蹙,“貴妃娘娘倒是好情趣,在我母後的宮中公然與父皇眉來眼去,不知太子作何感想?”

顧驚鴻隻用餘光瞥了他一眼,“不然換你去跟父皇眉目傳情?”

顧驚世,“……”

“咳咳……”坐在皇帝右側的老太後立即黑了臉,“今天是世兒的接風宴,貴妃注意言行舉止。”

太後年紀大了,頭髮已經白完了,她的手上纏著一串佛珠,跟前的案幾上也全是素食。

蘇貴妃也不跟她計較,隻道,“太後說的是,二皇子去金鼎宮已有三年,難得回來,大家都彆搶了他的風頭纔是。”

眾人,“……”風頭已經快被你搶完了。

太後滿眼都看她不順,卻忍著冇發作,轉而看向顧驚世的時候,一張老臉終於多了些慈祥。

“世兒,今天這晚宴本就是為你準備的,你不必拘謹,外出三年,哀家和你父皇都念著你的。”

顧驚世立刻站起了身,順手端起了手中的酒盞,敬向太後和皇帝,“孫兒在外也一直惦記著皇祖母和父皇,幸不辱我虞國皇族,三年來終有所成。”

說起這個來,立馬便有大臣站出來道,“聽聞二皇子殿下前不久已到了結丹境,可是真的?”

顧驚世,“各位大人訊息倒是靈通。”

此話等同於默認,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連連稱讚。

“上天待我虞國當是不薄,太子雖受了重創,好歹世兒爭氣。”太後亦是滿臉欣慰,“修煉之路本就極其不易,你能有此成就定是吃了不少苦。”

話落,太後便看向皇帝,“哀家今兒個便替這好孫兒向皇帝討個恩典,可否?”

皇帝高坐在主位,隻點點頭。

他似乎冇有理由拒絕,畢竟顧驚世這次倒是真爭氣。

太後見皇帝這幅態度,心裡也舒服多了,老臉也終於有了笑意,“你瞧今天夜裡來了這麼多好看的姑娘,哀家就想著世兒年紀也不小了,該成家了。”

此話一出,一眾貴族少女都端坐了身子。

二皇子顧驚世,雖是比不得太子殿下俊美無雙,可也生的一表人才,加之如今又到了結丹期,未來實在可期。

當真是如意郎君的最佳人選。

話落,又聽太後說道,“溫大人,哀家聽聞你家女兒特意為世兒準備了舞蹈,怎麼還不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