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後我成了失明太子的白月光》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替嫁後我成了失明太子的白月光》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贇子言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黎語顏,夜翊珩,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替嫁後我成了失明太子的白月光》 第3章 免費試讀

皇帝身旁的太監過來,恭敬行禮:“太子殿下,皇上請殿下過去,今日黎家女進宮,殿下過去瞧一眼。”

意識到自己用錯了詞,他立時改口:“殿下過去聽個聲,都說女子的聲音也很重要。”

薑樂成執起一枚黑子把玩:“是啊,去瞧瞧,你用耳朵,我用眼睛,若是那黎家女長得實在是醜,再拒婚也不遲。”

太監躬身又道:“小公爺說得是,皇上為殿下的婚事那是操碎了心!”

“不去也罷,黎家女聲名在外,還能如何醜陋?”夜翊珩微微蹙眉。

“倒也是,天下第一醜女的名號響噹噹的。”薑樂成哈哈一笑,側頭對太監一揮手,“你先下去吧,殿下這裡有我說著,等會過去便是。”

薑樂成是定國公世子,人稱小公爺,是太子伴讀。兩人一塊長大,感情頗深。

“是,多謝小公爺!”

見太監走遠,薑樂成屏退左右,悄聲道:“據說神醫妙手回春,好些世家子弟為了能當九公主駙馬,都派人去尋。咱們要不要也派出人馬,說不定你的眼睛還能治。”

夜翊珩落下一子:“沽名釣譽!”

--

一個時辰後,黎語顏與黎宗發隨宣旨太監進宮謝恩。

賢德殿內,皇帝端坐龍椅之上,一旁陪著一位妃子,龍椅下首一側有扇屏風。

黎語顏行了禮,抬眸看到屏風後有人影,且是三個人。想來其中一個是太子,畢竟她醜名在外,是個人都好奇她究竟有多醜。

不過傳言太子眼瞎,他要如何看?

或者是另兩人說與他聽?

可此刻,總感覺在屏風後有一雙銳利的眼睛盯著她。好奇心起,若有機會定要試探一下。

與黎家人方纔見到黎語顏一般,皇帝與妃子冇想到傳說中的醜女實則身段絕佳,與此同時又好奇她麵上為何要遮麵紗。

皇帝清了清嗓子:“黎家小女為何要戴麵紗?”

“回皇上,臣女之前麵上不知何故落了斑,至今未祛,怕嚇到皇上與娘娘,故而戴了麵紗。”

“什麼斑需要輕紗遮麵?”妃子問。

在她看來,像是雀斑之類的,呈點狀,無需遮掩。

皇帝朗聲笑道:“一點小斑無傷大雅,黎家小女伱將麵紗取下便是。”

傳言中那個天下第一醜女的黎家女,目前來看除了遮著麵容,完全與醜女不搭邊。就算麵上實在是醜,以後天天戴著麵紗便是。

再則太子看不見,一點斑不足為怪。

黎語顏惶惶不安道:“臣女麵上的斑塊猶如鴨蛋大小,呈黑紅色,著實嚇人。”

聽聞此言,皇帝與妃子更好奇了,一定要讓她將麵紗取下。

無奈之下,黎語顏將麵紗摘下,再度行禮:“臣女乃天下第一醜女,自問無顏與太子殿下匹配,還請皇上收回賜婚旨意。”

此話將一同來的黎宗發嚇了一跳,待側頭看到女兒麵容,再次嚇了一跳。

女兒麵上的醜陋斑塊上好像有黑毛在微微浮動,怔得他愣在原地,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立即跪下:“皇上,小女不懂事,還請皇上恕罪!”

看到黎家女的麵容,繞是見多識廣的皇帝也是驚了一驚,這斑塊著實駭人,好好一個姑孃家就這麼成了醜女!

皇帝收回視線,又抬手遮了遮:“黎家小女你還是快把麵紗戴上吧!賜婚聖旨已下,朕豈能收回?”

頓了頓,感覺自己言外之意太過明顯,遂補了一句:“從今往後你便是朕的兒媳婦,無人敢笑話你。”

黎語顏將麵紗戴回,麵紗下唇角微動,心中腹誹,當今太子都被人在暗地裡笑話,更遑論她?

也罷,賜婚旨意不肯收回,她隻能再做打算。

屏風後的夜翊珩眉梢挑了挑,他還冇拒婚,這女人竟敢比他先拒婚。

起身站起,對著龍椅上的皇帝作了一揖:“兒臣告退。”

薑樂成與小太監跟著行禮,隨後領著夜翊珩繞過屏風。

見太子現身,黎宗發連忙揖禮:“微臣見過太子殿下。”

彎腰躬身時,不停地對女兒使眼色,讓她跟著行個禮。麵容已然醜陋,知書達理或許能挽回些顏麵。

卻不想她垂眸立著,恍若未見。

黎語顏正細細分辨飄散過來的一絲藥味。

縱使藥味被熏香遮掩,她還是判斷出是治療眼疾的藥物。

夜翊珩不理會黎宗發,徑直在太監的引領下出了大殿。

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

妃子笑著打圓場提醒:“皇上,您不是要與黎侯商議婚期麼?”

皇帝大掌一揮,讓黎宗發隨自己去禦書房商議婚期,留黎語顏與妃子說話。

黎宗發怕養在山裡的女兒不懂事,再次失了禮數,便開口道:“這位是賢妃娘娘。”

眼神警告黎語顏懂事些。

黎語顏頷首行禮:“賢妃娘娘。”

賢妃笑意溫和:“本宮母親與你祖母是親姐妹,算起來,你該喚本宮一聲表姑母。”

直覺告訴黎語顏,這所謂的表姑母來者不善。

待皇帝與黎宗發走遠,賢妃斂了笑容,拉住她,小聲道:“你離京時才十歲,很多事都不懂。如今你已及笄,想來是該告訴你一些黎府的情況了。”

“黎家家大業大,最出色的一支是遠在邊境的鎮北王府,而你父親這一支隻不過是旁支。好在你父親原先考了不錯的功名,再加上本宮母親與你祖母的關係,這才封了個侯府。”

“你彆緊張,本宮隻是與你閒話家常。看你方纔言語伶俐,回去好好悟一下。”

說罷,便讓宮女帶黎語顏去禦花園走走。

黎語顏道了謝,跟隨宮女離開賢德殿。

賢妃所言無非就是告訴她,她賢妃對黎家很重要,重要到自己要乖乖聽話幫她做事。

這京城啊,還真是四麵是敵呢!

不過,雖說四麵是敵,不可否認的是,皇城內禦花園的景緻是真美。

春花爛漫,蜂蝶輕舞。

隻是好巧不巧地碰到了太子。

避無可避,黎語顏隻好屈膝行禮:“臣女見過殿下。”

夜翊珩麵無表情:“免禮。”

聲線清冷疏離。

像是冰山之巔的一塊堅冰,颼颼冒著寒氣。

倘若藥味是為掩人耳目,那麼下意識的反應……

倏地,黎語顏上前幾步,踮腳湊到他耳邊:“殿下踩到狗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