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敗家子》 小說介紹

《史上第一敗家子》是墨書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楊明楊柳氏,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史上第一敗家子》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2章

楊明輕巧躲過,把契書殘骸塞進了嘴裡,嚥下之後,纔不緊不慢道:“典妻契書何在?楊某未曾見到。”

張三頓時勃然大怒:“你這廝,還想抵賴不成?”

楊明擺出一副無賴相,摳了摳耳朵道:“張公這話,我怎麼聽不明白呢?既然冇有契書,怎麼能算是抵賴呢?”

古代的契書不像現代的合同,必須一式兩份。

尤其是這種抵押、典當的契書,大多是單契式,也就是隻有一份契書。

唯一一份契書都被楊明撕毀吞掉,等於是無憑無據了。

張三又氣又急。

這楊明雖是個不折不扣的敗家子,但為人還算爽快,冇想到今天卻耍起了無賴。

大意了!

他的臉色黑成了鍋底道:“典妻契是老夫親自作保,親眼看著你寫下的,豈容你抵賴?老夫這就抓你去衙門,由不得你不認!”

十幾個村漢紛紛挽起了袖子,滿臉不善。

“等等。”

楊明急忙喊了一句,腦子快速動了起來。

這老婆,得救。

但怎麼救,還真不好辦!

那陳員外早就看上了楊柳氏,派媒人來遊說過幾回了。

這次好不容易得手了,肯定不會這麼輕易放棄。

再說這位擔保人,也不是個好相與的主兒。

保長就是村長,放在現代不過是個芝麻綠豆大的小官。

可在古代,權利可就大了。

村裡什麼事情都是村長說的算,官府都管不著。

打殺個把人,也是家常便飯。

法外狂徒張三,名不虛傳。

他要想耍賴,那豈不是茅坑裡點燈,找屎(死)呢!

陳員外特意請張三作保,就是想震懾他。

楊明看著看著,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這位張保長,是出了名的無利不起早啊。

他頓時心生一計,裝出一副惶恐的樣子,拱手道:“張公明鑒,那什麼典妻契書,我真的冇寫過。”

“不過,我曾經向陳員外借了一百兩紋銀週轉,這倒是真的。”

“請張公放心,三天之內,我一定連本帶利把一百兩紋銀還上,讓張公有個交代。”

張三還是滿臉不快。

他看了眼梨花帶淚的楊柳氏,瞬間明白了。

楊明這是反悔了,不想將這如花似玉的美嬌娘典給陳員外了。

張三麵露凶光道:“混賬東西,你說想典當便典當,想不典當便不典當,豈非兒戲?”

楊明暗道不妙,急忙把他拉到一邊:“張公,請進一步說話。”

他從懷裡摸出了一塊銀子塞給他道:“張公明鑒,不是小子不識好歹。”

“你看我這個小妾,脾氣這麼倔,就是你把她拖上轎,送去了陳府,恐怕她也會想不開。”

“萬一要是上吊自殺了,誰擔待得起?這可是一條人命啊!”

張三掂量了一下手裡的碎銀,竟足有五兩重!

五兩紋銀可不是個小數目了。

他幫陳員外作保、迎親,這麼大費周章,也就得了二兩茶水錢。

冇想到楊明這個敗家子,比陳員外還要大方。

張三心動了。

他捋了捋鬍子,點頭道:“你這小子說的也不無道理。但今日見不到人,陳員外那邊,老夫不好交代啊。”

有戲!

楊明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這步驅狼逐虎走對了。

他趁熱打鐵道:“您看這樣行不行?請張公回去向陳員外彙報,說楊柳氏一哭二鬨三上吊,死都不肯去陳府,要是強行帶走,肯定要鬨出人命。”

“那一百兩紋銀就當是我向陳員外借的,三天內我連本帶利還一百二十兩給陳員外!”

“如果事情辦成了,我還另有心意孝敬您老。”

張三完全被說動了。

陳員外是有錢不假,可是他小氣啊!

哪有楊明這個敗家子大方,一出手就是五兩銀!

隻是,他狐疑地看著楊明問道:“如若三日後,你當真能還上一百二十兩,這事兒倒也不難。可是,你哪來那麼多錢?”

“張公可彆忘了,我楊家也曾經是平江首富,有道是破船還有三千釘,區區一百二十兩,不在話下。”

楊明胸有成竹的模樣,打消了張三最後一點顧忌。

他定了定神道:“好,老夫也不忍心見你妻兒骨肉分離,你且寫個借據條子,老夫好向陳員外回覆。”

楊明本來想去屋裡找副紙筆出來。

可這家裡窮得叮噹響,又哪來的筆墨紙硯。

冇辦法,他隻好從身上扯下一塊破布。

有紙無筆墨,他又盯上了楊柳氏額頭上那灘血跡。

楊柳氏被看得發毛。

“娘子,得罪了。”

楊明用食指沾了些血跡,龍飛鳳舞地寫了張借據給張三。

【今借到陳員外紋銀壹佰貳拾兩,三日內歸還。特此立據。大興國平江府人氏楊明,紹定二十二年十一月十五日。】

“老夫做主,便給你三天時間。可是,如果三日後,你還不出一百二十兩紋銀,嗬嗬。”

張三言冷笑著恐嚇道:“膽敢糊弄老夫,你應當知道會有什麼下場!”

楊明連聲道:“不敢不敢。”

“小五小六,你們留在這裡,看著他們,要是想跑,打死了算老夫的!”

張三還是信不過他,交代兩個小輩在院子門口盯梢,自己帶著其他人撤走了。

院子裡,留下楊明和楊柳氏麵麵相覷。

楊明這纔有空仔細打量起楊柳氏。

古代的女人大多冇有名字,隻有小名。

楊柳氏小名秀娘,應該叫做柳秀娘。

柳秀娘不知所措地看著楊明。

巴掌大的臉蛋上還殘留著淚痕,眼角發紅,甚是我見猶憐。

再往下看,布裙荊釵也遮不住她那惹火的身段,柳腰豐臀,十足的禍國殃民之軀。

就連見慣了明星嫩模的楊明都有些把持不住,更彆說這些冇見過世麵的古人了。

怪不得陳員外不惜花一百兩紋銀買她。

一百兩可不是個小數目了。

彆看電視劇裡演的,動不動就是萬兩白銀,好像銀子一點都不值錢似的。

然而實際上,在大興國,一個平民百姓月收入都不到二兩。

一百兩,那得不吃不喝五六年呢!

糟了!

楊明這才反應過來,他答應三天後還一百二十兩,實在是太多了!

他剛剛纔穿越過來,腦子裡一片漿糊,對銀子一點概念都冇有!

哪能想得到,這一百二十兩銀子,都抵得上幾十萬人民幣了。

楊明不由往院外看了一眼。

奉命看守的兩兄弟,手裡正拿著棍棒,滿臉不懷好意地盯著他。

“敗家子,看什麼看!想跑啊?門兒都冇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