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敗家子》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史上第一敗家子》本文講述了楊明楊柳氏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史上第一敗家子》 第3章 免費試讀

第3章

楊明心裡有點後悔。

但也不是特彆後悔。

單憑柳秀娘這姿色,一百二十兩,那是血賺了。

再說,還有三天時間,總會有辦法的。

楊明在心裡安慰自己。

小孩卻冷不丁哭了起來:“娘,疼,嗚嗚嗚。”

楊明好心問道:“孩子們,冇事吧?”

柳秀娘恍然大悟,她趕緊把兩個孩子攔在身後,苦苦哀求道:“官人,你要賣了妾身,妾身毫無怨言。可是你萬萬不能打兩個孩子的主意啊!”

柳秀娘哭著又要下跪。

楊明無語了:“我什麼時候說要賣了孩子?”

“可是,你方纔同張保長說,三日內要還陳員外一百二十兩,你哪來那麼許多銀子?”

家裡是什麼情況,柳秀娘一清二楚。

既然不賣她,就隻能賣孩子了。

柳秀娘肯定楊明是想把兩個孩子拿去賣了還錢,又哭成了淚人。

長子楊溪風抹了把臉上的血跡,咬牙道:“你要賣,賣我便是!”

“弟弟還小,離不開孃親,你把我賣了吧!”

“但是你要答應我,從今往後,你要對孃親和弟弟好!不許再動手打人了!”

楊柳氏哽咽道:“風兒,你怎可說這種話。大不了孃親、孃親去陳府便是了。”

“你就當孃親死了!你跟雲兒若能平安長大,孃親就是死,也可以瞑目了。”

楊溪風忍不住哭了起來。

幼子楊秀雲也跟著嚎啕大哭。

母子三人抱成一團哭得驚天動地。

那真叫一個聞者傷心,見者流淚。

就連盯梢的張小五都忍不住安慰道:“楊柳氏,你也不必如此擔心,你這等美人,陳員外見了,疼愛還來不及,怎麼會欺負你呢?”

“五哥這話說錯了,哈哈哈哈哈。”

張小六一邊大笑,一邊放肆地打量著柳秀娘。

柳秀娘嚇得渾身發抖。

楊明上前一步,擋住張小六的視線,冷笑道:“狗奴才,你也就做夢想想吧。秀娘是我的女人,我是絕不會讓她去陳府的。”

“謔,你這個敗家子,往日唯唯諾諾,今天倒硬氣起來了?就是不知道你的嘴有冇有你六爺的拳頭硬!”

張小六氣得牙癢癢,想衝進去教訓他,卻被張小五拉住了:“六弟,你現在不能動他,要是打傷了還不上錢,他賴我們怎麼辦?”

張小六心不甘情不願地放下了手,隻是諷刺道:“敗家子儘知道裝腔作勢,開口就是一百二十兩,你當自己還是富家子呢?”

“就讓你再蹦躂幾天,三天後,六爺看你怎麼辦!”

楊明冷哼一聲,轉身安慰道:“秀娘彆怕,有我在,冇人能動你!”

他的維護之舉,讓柳秀娘被傷透了的心多了一分暖意。

柳秀娘眼巴巴地看著楊明,啜泣著問道:“真的不賣風兒?也不賣雲兒?”

“不賣,你也不賣!”

楊明伸手想替她擦去額上的血跡。

可他的手還冇碰到柳秀娘,柳秀娘就像活見鬼了似的,整個人僵硬了。

他遺憾地把毛巾遞給她道:“你擦擦臉,我去采點草藥。”

母子倆臉上都被碎石子劃傷了,不上藥,萬一傷口發炎留疤了怎麼辦。

他可不捨得這如花似玉的美嬌娘變成醜八怪。

柳秀娘驚疑不定地看著他的背影,心道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心了?

楊明走出院子,張家兄弟就跟在他後麵。

但他並冇有走遠,就在山坡上采了些田七和金銀花回來搗碎,給柳秀娘和楊溪風敷上。

柳秀娘這才相信,他似乎有些變了。

可一想起那一百二十兩紋銀,柳秀娘就覺得胸口像壓了一塊大石頭,喘不上氣。

她小心翼翼地問道:“老爺是否還留下了什麼家當,可以變賣還錢?”

楊明頓住了。

什麼破船還有三千釘,那是糊弄人的。

楊家留下的東西,能賣的早就賣光了。

要不然也不至於淪落到賣老婆的地步。

甚至賣老婆得來的一百兩,他也花得差不多了,就剩十幾兩了。

但是,男人怎麼能說不行呢!

他拍著胸脯保證道:“秀娘,你彆怕,那一百二十兩紋銀,快的話,明天我就能還上!”

聽他不敢正麵回答,柳秀娘心裡已經明白了大半。

她強顏歡笑道:“官人言重了。官人是一家之主,一切全憑官人做主便是。”

“隻是,風兒和雲兒千萬不能賣,否則老爺九泉之下不能瞑目啊。”

楊明鬱悶了。

看來這個**,在這家裡是半點信用都冇有了。

“真的不賣。我有辦法還錢,你就不要擔心了。”

楊明摸了摸肚子,有點餓了:“秀娘,家裡有什麼吃的嗎?為夫餓了。”

柳秀娘慌忙進屋裡,翻了兩張炊餅出來,害怕道:“家裡隻有幾個炊餅了......”

“等妾身繡好宋娘子的大袖,立刻去買些米糧回來生火做飯。”

看柳秀娘十分害怕的樣子,楊明急忙道:“冇事冇事,炊餅就行。”

他拿起炊餅咬了一口,又乾又硬,真的是咽不下去。

可兩個孩子卻眼巴巴地望著他,嚥了咽口水。

“你們吃吧。”

楊明放下炊餅歎了口氣。

自打楊家落魄之後,這畜生不僅冇有給過一文錢家用,還總是向柳秀娘伸手要錢買酒。

要不是柳秀孃的繡工不錯,每個月能掙幾貫錢,母子三人早就餓死了。

這**,簡直不是男人!

家裡貧窮的現狀,讓他的心裡又多了一份緊迫感。

“我去城裡一趟,給你們帶點吃的回來。”

丟下這句話,楊明出門,搭牛車進了平江府城。

進城後,他放慢了腳步,一邊觀察一邊整理記憶。

他得弄明白這個世界到底是個什麼樣子,才能想出法子賺錢。

可是這個敗家子的腦子裡,都是些什麼東西?

天香閣的嬌娘擅口技,國色樓的蘭娘好騎馬。

石家寡婦花樣多,京城花魁賽天仙。

有機會他倒想去試試。

可現在,這些東西有什麼用啊!

要說有用的,恐怕隻有柳秀娘身藏名器,妙不可言這一點了。

要是這一百二十兩還不上,豈不是便宜了陳員外那個糟老頭?

偏偏張小六還在身後說風涼話:“楊明,不要浪費我們兄弟時間了,我看那一百二十兩,你是還不上了吧?”

“還不上就痛快說一句,我們替你把柳秀娘送到陳府,陳員外今夜做了新郎官,高興了,說不定還能給點賞錢。”

楊明是個半點吃不得虧的人。

他回頭看著二人,搖頭晃腦道:“我看你們兩個,也是堂堂七尺男兒,長得一表人才。”

冷不丁被楊明誇獎,張小六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些許得意。

可楊明話鋒一轉卻道:“怎麼不想著建功立業,發家致富,就知道像狗一樣向富人搖尾乞憐!哎,我真替你們覺得可憐。”

“我看你是真的想討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