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竟曾入贅三年》 小說介紹

神醫竟曾入贅三年講述了葉默,蘇沐雪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神醫竟曾入贅三年》 第3章 免費試讀

那是一種莊嚴肅穆,又帶著憐憫眾生的氣質。

仿若醫聖岐伯降世,醫者仁心,治病救人。

黃有濤渾身一震,被這氣質感染,心中忽然生出一種莫名臣服敬仰之心。

“哼,裝神弄鬼!”

李春蘭一翻白眼:“葉默,我告訴你,人要是死在這,你就是砸了我醫館的招牌!到時候,你捲鋪蓋滾蛋!”

葉默冇有言語,銀針緩緩刺入女孩百會穴,《岐黃心經》運轉,一股勁氣,順著銀針流入女孩體內。

噗嗤!

噗嗤!

葉默又在女孩風池穴、印堂穴各插一針。

這三針插完,葉默整個人大汗淋漓,臉色發白,看起來虛弱無比。

“呼......”

他長長撥出一口氣,擦擦汗水:“傷勢穩住了。”

《岐黃心經》記載岐黃十三針,十三針下去,有生死人、肉白骨的恐怖能力。

但葉默剛獲得《岐黃心經》,勉強隻能使用三針。

不過就算三針,也把女孩從鬼門關門口,拉了回來。

忽然,葉默感覺一股奇異能量,從女孩身上飄了出來,融入他體內。

隨著能量進入,葉默瞬間感覺神清氣爽,剛纔的疲憊,一掃而光。

“難不成這就是功德之力?”

葉默意外。

按照《岐黃心經》記載,隻要治病救人,就會產生功德之力。

而這功德之力,能推動《岐黃心經》的修煉速度。

“看來以後若是想加快修煉《岐黃心經》,就得多多治病救人啊!”

“哼,葉默,淨吹牛,你一個抓藥的,會什麼醫術!”

李春蘭壓根不信葉默穩住女孩傷勢,但還是上前,給女孩把脈。

如果女孩氣絕,她會立刻讓葉默滾蛋。

“這......怎麼可能!”

檢視脈搏,下一刻,李春蘭嘴巴就是張大,驚駭異常,不敢相信。

女孩脈搏穩定均勻,雖略顯無力,但......確確實實,脫離了生命危險!

“不可能......不可能......天下怎麼可能有這麼玄妙的針法......這葉默,肯定是走狗屎運!”

李春蘭瘋狂搖頭,不敢相信。

她也是學中醫的,這種針法,李春蘭聞所未聞!

“敢問先生大名?”黃有濤感激詢問。

“葉默。”

“原來是葉先生,葉先生大恩,黃某絕不忘記,若是葉先生有什麼要求,儘管提。”黃有濤認真道。

醫館外,忽然有刹車聲傳來。

一輛奔馳邁巴赫迅速停在門口,後麵還跟著一輛救護車。

“黃總!”

一個穿著青色長衫的老者快步走入,恭敬開口。

他是黃有濤的管家,趙忠。

趙和身後,還跟著醫生。

“救護車我已經安排,現在就能送月兒上醫院。”趙忠恭敬開口。

“你們......太慢了!”

黃有濤眉頭緊皺。

“對不起,黃總!”

趙忠渾身一顫,立刻低頭道歉。

“是我們的疏忽。”醫生也是道歉。

“算了,多虧這位也先生出手,把我女兒傷勢穩住。”黃有濤看向葉默,滿臉感激。

趙忠和醫生都是看向葉默,帶著好奇。

車禍事情,他們已經知曉,黃有濤的車和渣土機相撞,這麼大的事故,很大可能會有人員傷亡。

但他們冇想到,這麼個年輕人,居然保住了黃有濤掌上明珠的命。

“先把我女兒送醫院,趙忠,你陪著這位葉先生,若葉先生有什麼要求,一定滿足!”

黃有濤又是開口,旋即和醫生帶著女孩,上救護車。

“我那三根銀針,不願亂動,否則有生命危險。”葉默提醒。

“在下牢記!”黃有濤答應。

“我現在要回家。”

葉默合上包裹銀針的白布,朝外走去。

他要回去救女兒。

“葉先生,我送您!”

趙忠立馬跟上,為葉默拉開車門。

葉默是黃小姐的救命恩人,趙忠自然要恭敬對待。

葉默也不客氣,坐在副駕駛。

邁巴赫發動起來,離開醫館。

車速不慢,但葉默坐在車內,卻感覺不到絲毫顛簸感,條紋黑桃木內飾儘顯高貴奢華。

這讓葉默不由感慨,有錢人的衣食住行和普通人,完全是兩個世界。

不一會,就到葉默居住的小區。

幸福小區。

這是上世紀就建成的老式小區,牆體脫落,道路坑坑窪窪。

見葉默居然住在這種地方,趙忠意外,但冇多問。

到家門口,葉默一愣,隻見丈母孃陳豔和小舅子蘇有德站在那,還有一個穿著穿著黑西服的男人。

“海城銀行的員工?”

趙忠看到男人,有些意外。

“海城銀行?”葉默好奇。

“嗬嗬,葉先生,那是海城銀行的員工製服,而我們黃總,是海城銀行的最大股東。”趙忠笑了笑解釋道:

“一般穿這種製服的,大部分,都是為海城銀行收回不良貸款的。”

“原來如此。”

葉默點頭下車。

“蘇先生,您涉嫌詐騙銀行貸款,請您跟我回銀行解釋一下,如果您不願意,我們會報警處理。”銀行員工,冷冷看著蘇有德:

“若是您拒絕歸還詐騙款項,根據我國刑法,詐騙數額巨大,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什麼?有德,你詐騙銀行貸款?”

陳豔聽到這話,瞬間傻眼了,嚇得臉色發白。

“我......我......冇有!”

蘇有德張口解釋。

“蘇先生,請你不要狡辯,你以房產抵押方式,在我行貸款六十萬,我們已經查了銀行交易流水,那六十萬元,全部流到境外。”

銀行員工麵無表情道:“這筆錢,很有可能,被你用來賭博了。”

“賭博!”

陳豔氣得差點暈過去,老公蘇四海就是因為賭博跑路,冇想到兒子,也是個賭鬼!

賭錢也就算了,還把新房拿去做抵押了!

“造孽啊!”

陳豔氣得癱軟在地,聲淚俱下。

她感覺經曆人生大起大落。

剛還因為蘇有德買房,二人去吃飯慶祝,一到家,銀行就找上門來了,說兒子涉嫌貸款詐騙!

陳豔,很痛苦。

跟著,她就是看到葉默。

“葉默,都怪你!”

陳豔雙目,立刻變得怨恨起來:

“若不是你那八萬塊錢,有德也不會買房,自然也不會去作抵押!現在好了,有德要去坐牢了!”

“都怪你!都怪你啊!你個喪門星!”

“關我屁事。”

葉默很是無語,小舅子爛賭,怎麼怪到他頭上來了?

“葉先生,這位是?”

見陳豔和葉默說話,趙忠好奇問道。

“我丈母孃。”葉默回答。

“原來是一家人。”

趙忠笑了笑:“葉先生是黃小姐的救命恩人,小姐的性命,無法用金錢衡量。六十萬,不多,在下可以幫葉先生解決此事。”

葉默目光一轉,走到蘇有德身前:

“蘇有德,你想去坐牢嗎?”

“葉默,你個廢物,少說風涼話!隻要是腦子正常的人,都不想坐牢!”蘇有德眼睛一瞪。

“不想坐牢可以。”葉默笑了:

“隻要你下跪求我,我就幫你把這事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