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類似那種那什麼文裡的那種男主……嗯……

原來**oss要他殺他就是這哥們?

殺可以!為什麼連個凶器都不給!

反到現在!

薑言悲催地感受了片刻。

顧淮已經準備好和他solo了。

“我一定在做夢。”薑言安詳地閉上眼。

睡醒的方式不對。

再來一次。

顧淮親昵地低頭在薑言脖子上嗅了嗅,語氣意味不明。

“好香……”

“……”

哥們嗅覺冇出問題吧?

他現在身上味兒和酸菜缸裡那股味兒差不多了。

上頭,酸爽~

“我冇有吃飽。”

顧淮鼻尖蹭蹭男生脖頸處的兩個細小的點,上麵殘留的血跡已經乾涸。

“……”完了。

進入到書中就算了,不到半個小時就被吃了是不是有點悲催。

薑言嚇得閉上了眼,預料之中皮肉會被撕咬的疼痛並冇有。

一分鐘後,薑言睜開眼,眼珠向下瞥了一眼在自己頸窩裡拱著的腦袋。

感受到這哥們牙齒正親密地嵌入自己的皮肉中。

尼瑪,這哥是不是拿了吸血鬼劇本?

喝飽的顧淮心滿意足地從薑言身上起來。

忽然他動作一頓,臉色微變,側頭仔細聽了幾秒。

薑言正被吸的頭腦暈乎,渾身無力。

顧淮看他這一副攤平任由處置的模樣,深綠色的眸子閃過一絲笑意,俯身一把扛起他打開一間空病房進去。

進去後顧淮直接拎起一張病床抵著門,並且反鎖。

“刷啦……”

薑言被扔在另一張床上時迷迷糊糊睜開眼看了一眼四周被拉起來的隔簾。

還在疑惑這哥們要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