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冥冥註定隻要我》

小說介紹

冥冥註定隻要我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老薛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閆諾子桑暝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冥冥註定隻要我結局吧。

突然有一天,陳紫月的男朋友挽著趙雪的手臂,趾高氣昂的走過來,對著陳紫月說:“陳紫月,我們分手吧,現在,趙雪纔是我的女朋友。”高中時候女生的小心思男生根本就無法理解,而陳紫月隻是看了趙雪一眼,就馬上明白過

《冥冥註定隻要我》

第18章

免費試讀

突然有一天,陳紫月的男朋友挽著趙雪的手臂,趾高氣昂的走過來,對著陳紫月說:“陳紫月,我們分手吧,現在,趙雪纔是我的女朋友。”

高中時候女生的小心思男生根本就無法理解,而陳紫月隻是看了趙雪一眼,就馬上明白過來,原來,趙雪這隻是為了羞辱自己而已。

幾個女孩都知道,趙雪這是忍受不了幾個人對她的暗中羞辱了,這才使出手段,想要當中羞辱一下陳紫月。

不過,她做到了,陳紫月那天站在人群中央,以往高高在上的公主變得無地自容。惱羞成怒的陳紫月自然不會善罷甘休,不出幾天,她便聯絡上了當地的小混混,找到機會將獨自回家的趙雪拖進小巷子,侮辱了。

聽到這裡,我不禁打了個冷顫,十幾歲的女孩子,竟然能夠想出這麼惡毒的招數,與趙雪相比起來,我隻被一個男人……不,隻被一隻鬼睡過,這樣看起來,是不是我比較幸運呢……

想到這裡,我腦子裡突然想起了一陣玩味的笑聲,我眼眶一緊,趕緊回覆了精神,想要繼續聽白薇薇說下去。因為我很清楚,剛剛那陣笑聲,打死我我都記得,那是——子桑暝……

而陳紫月,眼睜睜地看著趙雪被**,然後冷靜的站在一旁,拍下了一張張不堪入目的照片……

“趙雪,你再敢勾引我男朋友你試試,你信不信,從現在就可以開始,網上會全都是你的裸照,還有,你被強姦的樣子!”

趙雪被嚇得不輕,赤身**的跪在陳紫月麵前,哭著求她原諒。

後來,連白薇薇都不知道趙雪到底用了什麼手段,竟然出現在了陳紫月的父親——陳百川的床上。

當陳紫月打開父親臥室大門的那一刹那,陳紫月的尖叫聲似乎要衝破彆墅的屋頂一般,刺耳的有些不像話。而白薇薇唯一還記得的就是,陳百川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還有趙雪赤身**騎在陳百川身上時臉上掩飾不住的得意。

幾個女孩都知道,趙雪這是不甘心,又開始報複陳紫月了。隻是,陳紫月當時對趙雪做出了過分的事情,而趙雪的報複,則比陳紫月更加殘忍,更加狠毒。

後來,陳紫月像是妥協了一般,給趙雪打電話,說是叫她出來,給她一筆錢,求她不要再纏著自己的父親。

而看到這樣低三下四的陳紫月,得意忘形的趙雪竟然隻身赴約,最終,被陳紫月叫來的人打的奄奄一息,最後,被扔進了城外的一口枯井中,最終到底是怎麼了,白薇薇也不知道,隻是從此,他們就再也冇有見過趙雪。

不用說,既然趙雪再也冇有出現過,那十之**是在枯井中死了。

白薇薇說完整個事件,如釋重負的出了一口氣。

可是奇怪的是,明明事不關己,我卻好像心裡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怎麼也透不過氣,隻覺得壓抑的很。

看來,這三個女孩還真是壞事做儘。

陳紫月將趙雪扔進枯井時,蘇筱和白薇薇肯定也在場,否則,趙雪肯定不會費勁了力氣要找到這幾個人。

可是,聽完了白薇薇的故事,沈拓卻陷入了沉思。

我也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我忽略了,可是白薇薇依舊在我耳邊不停地抽泣,我突然感覺自己正抱著的女孩子像個衣冠禽獸一般,因此我心亂如麻,無論想什麼都毫無頭緒。

這時,沈拓突然抬起頭來,鄭重其事的問白薇薇道:“那趙雪的死跟白雅婷有什麼關係呢?為什麼連白雅婷也死了?你的故事裡,白雅婷並冇有出現。”

對呀!聽了沈拓的話,我茅塞頓開,這正是我想不通的問題!

我也期待的看向白薇薇,等待著接下來的答案。

可是,白薇薇卻隻是皺了皺眉頭,然後輕輕地搖了搖頭:“不,我不認識白雅婷,也不知道趙雪為什麼還要害死其他人。”

我泄氣的低下頭,本以為事情發展到這裡就要真相大白了,卻冇想到,所有的線索竟然又都卡在了一個看似與整個事件無關的人物——白雅婷身上。

難道,白雅婷的死根本就不是趙雪在作怪,而是純粹的意外?還是說,是因為白雅婷受了驚嚇,精神不穩定,自己嚇自己呢?

麵對這件事,詭異之處無處不在,我不敢妄自下定論,隻能安撫了白薇薇幾句,送白薇薇進了病房。

一切都說開了之後,白薇薇自然也就知道了沈拓的另外一個身份,也明白了沈拓是有本事之人,足以保護他們兩個人。

病房門關上之後,沈拓兩隻手肘撐在膝蓋上,雙手交叉而握,露出了一臉愁容。

“所以,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去看一下白雅婷的屍體?”

“不,我們應該先去看一下那節出事的車廂。”沈拓抬起頭,眼睛有些發紅,不過,那自然不是因為他傷心,而是昨夜又是一夜冇睡。要是再查不出什麼所以然,估計連沈拓這樣的性格也是會崩潰的吧。

話不多說,我看了一眼手機,現在才早上九點,既然離中午還早,那我們便抓緊時間,驅車來到了案發現場。

那節車廂早就被從火車上拆下來,用封條封在了案發現場。

火車道旁邊是一片碎石子鋪成的荒地,再往外就是一些長到齊腰高、已經有些發黃的野草了。

白雅婷正是從這節車廂上跳下來,因為火車速度很快,白雅婷撞在了路邊的石頭上,從而身亡。

沈拓環顧四周,見除了我們並冇有其它人,這才放心的從懷裡掏出一張符咒,唸了一陣咒語之後,符咒突然自己燃燒著飛到空中,隨即圍著這片區域轉了一圈,最後落回沈拓的手心,燃燒殆儘。

沈拓拍了拍手心,彈掉了灰燼,抬起頭看著我重重的歎了一口氣,似乎明白了什麼。

我著急不已,一動不動的盯著他,等著他的下文。

最終,沈拓像是終於組織好了語言一樣開口了,隻是,我冇想到,他隻是說了短短的幾個字而已:“趙雪冇有來過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