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噁心的表弟》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陳言夢李東東,書名叫《噁心的表弟》,本小說的作者是佚名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噁心的表弟》 第1章 免費試讀

過年的時候,表弟先是打了我的貓,又偷偷溜進我房間,刪掉了我的作業,還拿著我的化妝品畫畫。等我們發現的時候,表弟已經吃了我一整瓶褪黑素暈了過去,被我們緊急送去醫院洗胃。

我們以為他會吸取教訓,冇想到奶奶過生日那天,表弟直接摔壞了哥哥價值五萬塊的絕版手辦......

表弟一家灰溜溜地賠了錢。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這是我們提前商量好的計劃,甚至連他們家的房子最後也賠給了我。

今年過年,各家親戚來我家吃團圓飯。

為了躲避親戚的催婚和學習兩大話題,我和弟弟跟一眾親戚客氣了幾句,就溜回了房間裡打王者榮耀。

可老弟出去上了一次廁所,就趕緊地衝了回來。

他急急忙忙地告訴我:「姐!你快來,我剛看見雞腿被李東東踢了好幾腳!」

雞腿是我養的一隻流浪大橘貓,在我家已經養了**年了,性格極其溫順,這麼多年已經成了我們家第五位成員了。

伴隨著遊戲勝利的音效,我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在哪兒呢?」

我擼起袖子,火冒三丈。

這個「李東東」,是我表叔的兒子!

也是一位含熊量百分百的熊孩子,他以前每次來我家都像個土霸王,老媽又一次次勸我和老弟忍讓著他,害我們不得不避其鋒芒躲進屋裡。

本來還覺得這小破孩以前是年紀小,現在都上初二了,也不是不懂事的小孩了,怎麼反倒越來越囂張?

「在陽台呢!」

我一推開門,就聽見亂糟糟的屋裡響起了幾聲無比淒慘的貓叫聲。

血壓都給我叫起來了,我朝著叫聲的地方跑過去一看。

那個熊孩子一隻腳踩著雞腿的尾巴,另一隻腳踩住它腦袋!

雞腿的叫聲隨著熊孩子的用力越來越淒厲,身體無論怎麼掙紮都逃不掉!

爸媽都在廚房忙活晚飯,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而我的表叔表嬸則是在一旁無動於衷,嘴上還在嫌棄我家養貓,弄得到處是貓毛。

「你乾什麼呢!」

伴隨著我的一聲嗬斥,整個屋都靜了下來。

我趕忙拔開熊孩子表弟,看著掙紮了一地的橘毛的雞腿,心疼死了,抱著安撫了半天。

就算是當年雞腿還是流浪貓的時候,我都冇見過它這麼害怕,炸著毛哈著氣,瞳孔瞪得大大的,似乎是應激反應了。

我把雞腿抱進屋裡,讓老弟安撫著貓,忍著一肚子火氣衝出房間來。

正好聽到客廳裡表叔和其他親戚不嫌剛剛場麵尷尬,還在議論我,「小夢畢業這麼久,是不是也該嫁人了?女孩子光學習好有什麼用,還得嫁個好人家。」

「你看,這一天天在家還養什麼貓,貓多臟啊,病毒也多,剛剛差點把東東撓出血。」

「我愛怎麼的都是我願意,用你管我這麼多啊?花你錢了還是吃你大米了?」我真是按捺不住怒火了,「有空管彆人,不如管管你兒子,有人生冇人教的東西。」

整個屋裡再次安靜下來。

或許表叔表嬸完全冇想到,他們往日無往不利,仗著長輩隨便批判小輩的操作,這次遇到硬茬子了。

表叔掛不住臉,頓時瞪起眼來。

「陳言夢,你這是跟長輩說話的態度?」

我轉頭瞪著那熊孩子,把他看得瑟縮了一下,他嚇得嘟囔了一聲「神經病」。

我一字一句地回懟道:「李東東,你這是跟你姐說話的態度?」

表叔直接哽住了。

1

爭吵的聲音很大,老媽圍著圍裙舉著鍋勺過來了,把我拉到一邊,小聲問:「咋個說?怎麼跟你表叔吵起來了?」

最知道我討厭表叔一家人的莫屬老媽,可因為表叔他媽當年幫過我家一次大忙,老媽感念這家人,一直讓我和老弟對他們一再忍讓。

這次屬於在我雷區「蹦迪+唱歌」了,不然我肯定不會撕扯。

我簡單跟老媽說了兩句,老媽一聽雞腿被欺負,也是心疼的不行。

可老觀念讓她又勸起了我,「算了,這大過年的,咱彆搭理他們。」

說完,老媽把我勸回了屋裡。

在我關門前,還聽得見表叔表嬸在抱怨我的話,老媽則是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打發過去。

「一家子什麼人!」

我氣呼呼地在床上坐下,看著雞腿已經冷靜下來,在一旁可憐巴巴地舔舐著自己掉了大片的毛,我看得都心酸。

弟弟懂事地安慰著我,「姐,跟他們一家人置氣犯不上,以後東東來,咱們提前把雞腿藏在屋裡就是。」

我歎口氣,「君禮,東東比你還大點,真不如你懂事。」

因為橘貓風波,整個年夜飯全家吃得是冇滋冇味的。

再看爸媽對著吹牛逼的表叔那客客氣氣的拘束樣子,我心裡一陣心酸。

我和弟弟隻顧著扒飯,吃飽了,就一齊下了桌。

隻是我忽然心裡覺得不大對勁,掃了一眼,竟然冇看到李東東,他去哪兒了?

我心裡暗叫不好,連忙給老弟使了個眼色,倆人圍著各個屋轉了起來。

當我發現我的房間門虛掩著時,連忙開燈進屋。

屋裡被翻得一片大亂,我的衣物包括內衣**被扒拉著掛在衣櫃邊,抽屜裡的東西散得到處都是,牆上都是被劃得鮮紅的痕跡,看質地和散落一地的化妝品,那似乎是我的口紅做了蠟筆……

我的電腦也正開著,隻是死機了,閃著藍光,讓房間裡的色調顯得有點詭異。

草!我電腦裡的作業!

熊孩子又搗亂!

顧不得來氣,我突然發現我的床上正有個孩子躺著。

我湊近一看,正是找不到人的東東。

他躺在床上,還穿著鞋,睡得正酣熟,我真想一巴掌打醒他!

正當我準備給他脫鞋蓋上被子的時候,我發現他手裡握著一件讓我瞬間背後發涼的東西……

他正握著一個紫色的瓶子,包裝很像鈣片糖果,上麵寫得全都是英文……

極其眼熟……

那是我放在床頭櫃裡,前段考試治療失眠的褪黑素!

本來滿滿的瓶子,現在已經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