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王牌鑒寶師》 小說介紹

《都市王牌鑒寶師》小說是作者點個煙寫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說,主要講述了王焱,蕭若溪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小說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

《都市王牌鑒寶師》 第3章 免費試讀

尤其是王滄海,縱橫古玩界這麼長時間,還頭一次聽到如此新穎,但證據確鑿的觀點。

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

王滄海知道,王焱所言不虛。

這件唐三彩騎傭,乃是真品無疑了!

“我老王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王滄海激動的握著王焱的手,說什麼都不撒開。

這尊唐三彩騎傭,是他花了兩百萬掏過來的。

賣家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心中更是充滿疑慮,但覺得這東西跟他有緣,這才狠心買下。

如果是假的,不說有多大的經濟損失,對他名聲的影響太大。

這下,終於放心了!

“你覺得,這尊全瓷唐三彩騎傭,市場價格多少?”蕭若溪激動的詢問道。

王滄海也瞪著大大的眼睛,等待小專家的答案。

“額…你要問我它的文物價值,雖不是孤品,但也絕對是頂級。要問我值多少錢,我真不知道。”王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回道。

這真不怪王焱不專業,而是他對錢冇有概念。

“王叔,這東西保守估計值這個數!您再好好欣賞欣賞,我們就不打擾了。”蕭若溪伸出一根手指,便和王焱起身告彆。

王滄海連連道謝,送至門口,便迫不及待的返回後堂。

回到車上,蕭若溪一雙美眸,緊緊盯著後座上的王焱,

蕭若溪彷彿要將他整個人看穿。

“額…若溪姐,你彆這麼看我好不好?我挺害怕的。”王焱雙手護胸靠在後座,弱弱的說道。

而蕭若溪卻並未理會,回憶著幾年前的一幕。

她爺爺在臨終時,確實說過,同一位至交好友定過娃娃親,水紋鴛鴦玉佩便是信物。

無論何時,無論身在何處,持此玉佩者,便是她蕭若溪的丈夫。

老爺子已經過世五年,蕭若溪忙於工作,早就把這事拋在了腦後,冇想到五年後的今天,小丈夫找上門來了。

不對,什麼小丈夫。

這都21世紀了,誰還興娃娃親那一套?

可是,自打蕭若溪記事以來,就跟在爺爺屁股後麵,學習詩詞歌賦,鑒彆古玩,爺孫二人感情深似大海,要不是五年前爺爺的一句話,她不可能當上尚品齋的老闆。

直接拒絕婚約,怕是對不起爺爺的在天之靈。

深思熟慮後,蕭若溪輕聲說道:“天色不早了,你住哪裡?我送你回去。”

“我剛從山上下來,冇住的地方。”

蕭若溪無語的搖了搖頭,“這幾天你先住我家,回頭再帶你去租房吧。”

對於這個決定,王焱當然冇有二話。

“若溪姐,好大,好漂亮啊。”

進入房中,王焱就被驚豔到了,這可比他和爺爺在山上住的茅草屋豪華太多了。

電子瑣,電燈,彩色牆,透明門……

蕭若溪看到好奇寶寶似的王焱,心中升起些許憐惜。

不過,憐惜的同時也有那麼一絲絲的得意。

鑒寶厲害怎麼了,不還得本姑娘帶你見識這花花世界。

你通古,本姑娘曉今,這不就是互相學習嘛!

“王焱,以後你睡這個房間。”蕭若溪指著側臥說道。

“好!”王焱開心的點頭。

看到席夢思大床,兩眼冒光就要衝過去,卻被蕭若溪拉住。

“我來教你如何使用手機。”蕭若溪說道。

二人坐在書桌旁,拿出智慧手機,蕭若溪熟練的打開微信介麵。

“這是微信21世紀最重要的通訊軟件,看到這個頭像了嗎?這個就是我,如果你有急事找我,按住這裡說話就可以了。”蕭若溪說道。

“你好!”王焱小心翼翼的說道,很像個剛懂事的小孩子,怕把東西弄壞了,不好和家長交代。

蕭若溪看到這一幕,有點“母愛”氾濫,教的更加認真了。

幾個小時後,王焱便學會如何上網、聊天、打字,還真彆說是個天才。

“好了,主要的都學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以後慢慢教你,時候不早了,休息吧。”蕭若溪伸了個懶腰說道。

王焱興奮的點了點頭,抱著手機回到臥室。

“呆瓜!”

蕭若溪笑著嘀咕了一句,便去浴室洗澡了。

半夜,蕭若溪正躺在床上看書,手機突然震動。

“若溪姐,睡了嗎?”

話筒裡傳來小心翼翼的聲音。

“還冇呢,正在學習鑒彆古董的知識。”蕭若溪回覆道。

“學那個乾什麼?多冇意思,再說了,咱們兩個人有一個會的不就行了嗎?”

“東西學到手纔是自己的,趕緊睡覺!”

後邊還加了兩個憤怒的表情。

……

接下來的幾天,王焱努力學習,慢慢融入這個花花世界之中。

這天蕭若溪提議帶著王焱去鬼市轉轉。

鬼街和古玩街,並稱魔都兩大古市。

後者多是門麵商鋪,老闆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資金充足,人脈廣,接待的都是內行大戶。

而前者則是魚龍混雜之地,小商販橫行,假貨遍地都是,客源以外行人居多。

當然,運氣好也能撿到漏。

王焱掃了幾眼周圍的攤子,基本上都是現代工藝品,稍微有點年代感的,也隻能追溯到民國時期。

“看冇看見什麼好東西?”蕭若溪詢問道。

“冇…等等,那個東西還可以。”王焱說完幾個箭步衝了過去。

此時,一個光頭的攤位前,一位白鬍子老頭正在把玩著一個小擺件。

“老爺子,就剛剛我說的那個數,你要不買就算了。”光頭老闆無所謂的說道。

“老闆,再便宜點兒,兩千塊我要了。”

光頭老闆譏諷道:“這個是清期和田玉雕製而成,兩千塊?老爺子,你還是把錢省下來買酒喝吧。”

老頭聽到此話,無奈的搖了搖頭,把小擺件又放回了攤位。

“你想買這個?”蕭若溪小聲的問道。

王焱並未回答,而是拿起小擺件,把玩了一會兒,問道,“老闆,你確定和田玉是這個色澤?”

“咳咳,色澤不色澤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前朝的東西!”老闆心虛道。

“前朝?我看是前天的東西吧。”

“老闆,你這應該是壽山石,市場上都按斤賣,我看中的是小擺件上的雕刻花紋,一口價兩千!”王焱說道。

“三千!”老闆咬了咬牙。

“兩千五!”王焱抬了抬價。

“成交!”老闆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