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車前,顧銘爵體貼的打開車門,讓安伶韻先坐進去。

“喝口水。”顧銘爵隨後坐上車,拿起一瓶水打開,遞到安伶韻麵前。

方纔就看到她額頭沁出了細汗,估計剛纔與那幫傢夥練手,也費了些氣力。

“阿爵,你真好。”安伶韻笑了笑,接過水咕嚕嚕灌了一大口,看樣子的確是渴壞了。

顧銘爵寵溺的看著她,叮囑道:“慢點喝,不著急。”

安伶韻點著頭,卻還是大口喝著,顧銘爵無奈搖頭。

喝完水,安伶韻突然想到什麼,說道:“對了,我怎麼把茉甜給忘了……”

茉甜?

哦,應該就是站在劉若依身邊的那個陌生女孩吧?難道也是她的朋友嗎,他怎麼從來冇有見過。

安伶韻今天就是奔著茉甜來的,結果打過一架之後,倒把茉甜給忘了,現在想起來,便要下車去和茉甜談正事。

結果屁股剛離座,便被顧銘爵一把按住了。

“是很著急的事嗎?”顧銘爵問。

“那倒不是。”安伶韻老實說。

“那就明天再說好了,我會讓子騫把她安全送回去的。”顧銘爵完全冇有征詢她意見的意思,直接道,“現在這麼晚了,先回家。”

安伶韻瞧了他一眼,見他麵無表情,以為他生氣了,便乖乖的應了一聲“好”。

這時,左恒帶著劉若依也上了車。

左恒理所當然的坐上駕駛座,劉若依坐到副駕駛上,四人一齊往燕大的方向趕。

很快,車子便駛到了公寓樓下,顧銘爵與安伶韻下車,左恒載著劉若依返回燕大。

“阿爵,你是不是生我的氣了?”下了車,安伶韻挽上顧銘爵的胳膊,小心翼翼的問。

顧銘爵奇怪的看著她:“為什麼這麼問?”

“你看你,一路上都繃著臉,是不是因為我偷偷去夢魘,你不開心了?”安伶韻猜測著。

夢魘這種地方,魚龍混雜,三教九流什麼樣的人都有,往往會招惹到許多麻煩,今天的盧宗帥便是例子。

那樣的地方,恐怕顧銘爵是不會喜歡她去的吧。

可是,她也不是去喝酒鬼混,而是真的有正事呀。

正要再解釋幾句,一隻大掌突然落到腦袋上,輕輕揉了兩下。

“我怎麼可能生你的氣呢,我隻是被那個混蛋氣到了而已。”顧銘爵笑著說道。

冇錯,他之所以冷著臉,全都是因為盧宗帥。

那個男人,竟然敢將槍口對準他最在乎的人。

他怎麼可能不生氣!

若不是怕引起騷亂,他真的會一槍打爆盧宗帥的狗頭!

盧家……哼,死定了!

“你,真的不是在生我的氣?”聽到他的解釋,安伶韻心底頓覺輕鬆起來。

“當然是真的。”顧銘爵盯著她,麵露無奈,“你放心好了,不論你做什麼,我都不會生你的氣的。”

“要知道,我愛你,還愛不夠,怎麼捨得生你的氣呢?”

顧銘爵的話,像一陣暖流,瞬間溫暖了安伶韻的心。

隻是……

也讓安伶韻萌生了點滴的愧疚。

畢竟,她對他隱瞞了太多太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了。

,co

te

t_

um-